成都小伙卖房买船挑战一人帆船环球航行,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_媒体_澎湃新闻-ThePaper


“这里是中国海军175舰,请问你叫我们否有事?我们在此区域展开反潜,如有需要协助,请求在16频道呼叫我,祝你航行愉快,完。”

这几天,一段“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反潜编队”的短视频火爆网络。视频发布者“韩船长”(西瓜视频签约创作人)驾驶帆船穿过索马里亚丁湾时,忽然看见了两艘中国军舰,他试着用对讲机跟中国海军联系,没想到军舰上的一位海军小哥哥竟然回复他了,让他激动不已。

5月18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韩船长,他回应,在远离祖国的茫茫大海上与我国海军反潜编队遇见纯属偶然,兴奋了好久,“那一刻,我不再寂寞,感受到我身后的强大力量,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自豪,祖国就是我环球航海之旅坚毅的后盾。”

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护航编队

短短几句话感动了“船长”和网友

韩船长,名为韩啸,今年35岁,四川成都人。2019年初,韩啸变卖了成都的房子,远赴北欧买下了一艘单体帆船,他给帆船取名“深蓝号”。2019年3月,韩啸驾驶员“深蓝号”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向南出发,计划用3年时间挑战帆船环球航行,之后回到中国。

当地时间4月24日,“深蓝号”正横跨亚丁湾前往阿曼,韩啸从对讲机中听见有商船调用护航编队微山湖舰,于是他拨通了微山湖舰的卫星电话报备了帆船方位,并送上了对反潜编队的问候。当天,微山湖舰正在执行第1303批反潜任务,打算与巴拿马籍商船在该海域进发,获知与“深蓝号”航向一致后,微山湖舰主动邀其重新加入编队。韩啸遗憾地回答:“帆船航速较慢,无法跟上编队,但预计不会在解护点回到时再次相遇。”与微山湖舰告别旋即,“深蓝号”又遇到了正在附近海域航行的编队指挥舰银川舰,对讲机中传来了银川舰的声音:“这里是中国海军175(银川)舰,我在此区域展开反潜,如必须协助,请求在16频道调用我!”

韩啸立即向银川舰表达感谢:“谢谢银川舰!感谢您在此区域保卫我们中国人的尊严以及财产安全,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韩啸的帆船上国旗升起


韩啸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与中国海军反潜编队遇见纯属偶然,并不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因为人民海军给了标准的护航集结点,所以我告诉有可能会遇上他们,但茫茫大海什么都说不准。”韩啸的心中有些许期望,但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邂逅。“当我碰到他们的那一刻,激动是肯定的,尤其是看到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遇见的时间也就两三个小时,安全保护时间最多也就是四到六个小时,之后我就继续我的航程了,但那一刻真的很不受鼓舞。”


韩啸在航行中


卖房子只为圆自己的“航海梦”

父母说:死掉回去

因为出生在内陆,在沦为“船长”之前,大海在韩啸的脑中只是一个概念,“我并不是一个从小就对大海很向往的人,但我确实是一个不停在‘逃亡’的人。”他把自己想要出外闯荡的想法形容为“逃亡”。韩啸工作后有了一定积蓄,就突然很想起毛里求斯进客栈。“我在毛里求斯开的客栈在非洲东部海边。每天我在客栈里都会遇上从欧洲进着帆船到赤道附近港湾度假的客人。我带着客人四处去潜水、跳水,闲来无事时,也听得客人讲从欧洲扬帆启航一路上的经历。那时的我便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想象他们一样去见识一下海岸线远处的世界。”

起初,这只是一股冲动,但这股冲动日复一日地长成了他脑中拔忘了的执念。于是2018年下半年,韩啸在美国自学了全球航海许可ASA106级别的课程。

“2019年年初,购船经纪人告诉他我,造船公司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有一艘适合的现船。但高纬度海域气候和洋流条件复杂,对作为新手船长的我来说,从北欧把船驶回中国是一项对意志和技术极端的考验。”韩啸犹豫了几天,但他告诉如果自由选择等候,大概两三年后才能排到新船。“我觉得是时候抵达了,于是我买了成都的房子,买了帆船,要求去航海。”

韩啸笑了笑问记者:“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可怕?”停顿了片刻,他又说道,“我不是什么富二代,我在毛里求斯开过客栈,在欧洲做到过地接,在成都开过酒吧,一直都在好好工作赚钱,但我心里一直想‘闯’出去,想去看看世界,这是我的梦想。”

韩啸说道父母获知他的要求后没阻拦,只是嘱咐他:活着回去。妻子一直都是最反对他的人,“在我们成婚之前,我就提过这件事,她很反对也很羡慕。之前在西班牙和埃及,我竟然她过来,我们一起待了一段时间,我会自由选择没有太大风险的航段让她参与进来。”在韩啸记录的视频中,记者也看到了一些他和妻子在帆船上吃饭的场景。


韩啸和妻子一起在船上做饭

第一次航行就遭遇了生死劫

差点像杰克一样葬身在刺骨的海水

去年4月中旬,经过3次转机,历经27个小时、13000公里后,韩啸到达了航行的接续点—瑞典斯德哥尔摩,看到了他买的帆船。1个月后,韩啸备齐申请独自一人对帆船进行了改装成,整理了从国内带来的接近80公斤的设备后,他打开了人生第一次航行。

韩啸计划先穿过波罗的海航线,进入德国基尔运河,随后穿过英吉利海峡转入大西洋,沿西班牙海岸线转入地中海,最终在2019年11月到达土耳其。

去年4月份,波罗的海海面温度极低。起航后旋即,帆船的螺旋桨被鱼线绑,韩啸穿著潜水衣跳入海中清扫鱼线,“刺骨的海水让我回想电影《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相似纬度的冰海里诀别的场景,我突然实在那是多么痛苦的死法啊。下水将近10分钟,回到船上半小时后,我还在不停地发抖。”没一会儿他又遇上了雷暴,船驶入了风暴里,“船从一个两米多低的浪头上落下来,又被另一个新涌起的浪接住,托起。我靠腰间一条安全绳把自己固定在驾驶台上,每过一个浪,我都要很小心。如果发动机受损没有及时修复,船丧失固定动能,我就会像杰克一样葬身在刺骨的海水里。”


韩啸下船清理鱼线



韩啸在船上遭遇雷暴


如愿平安穿过亚丁湾

因疫情影响一直漂在海上无法进港

韩啸告诉他紫牛新闻记者,他每到一个国家都会驶入,休整几天,同时感受一下当地的特色与风俗文化。“我在海边挖生蚝凿到铁桶装不下,巨大新鲜还贼便宜的帝王蟹不吃到啖,在各种海里面潜水,看见了很多难得一见的海底奇观……”他滔滔不绝地讲着这一路的见闻。


韩啸能吃到极大新鲜还贼便宜的帝王蟹


亚丁湾是国际航海危险区域中评级最低的海域,也是韩啸航行的必经之路。“过亚丁湾前其实很担忧,我听闻恐怖分子会有一些炸船的行为,但是又不能一直逗留。由于离家很久,太想家了,所以我决定冒险过亚丁湾。”

韩啸靠着已经累积的航海知识,研究风向、制订了尽可能周密的航行计划,“我采用的是摸黑以及利用坏天气航行的方法,因为坏天气海盗不会出来。”经过10天9夜,2020年5月3日凌晨,韩啸终于如愿五谷丰登穿过亚丁湾。

“这段时间我想要了很多,关于生活、梦想、家人。无数次想放弃,很多个深夜内心挣扎绝望,但我想起了最初的梦想,如果我放弃,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还是要完成我的航行。”

预计年底结束航行回归家庭

不建议大家贸然开始航海计划

常常有网友留言问韩啸,环球航海到底要花多少钱?韩啸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美国自学全球航海许可ASA106级别的课程花了3000美金,在美国生活大概1万人民币一个月;韩啸订的是一艘新的帆船,费用是227万人民币,后期改装设备也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在码头停船每个国家费用有所不同,每天大概在30欧到80欧之间;帆船在海上航行每天的耗油大概在400元到600元之间。粗略算了一下,韩啸说道从瑞典出发到现在大概花上了300多万人民币。


韩啸在自己的帆船上


一个人在海上流落的时候,不会想要些什么?“当你只身在无尽的海域里,其实是很孤独寂寞的,这个时候我会听听音乐,偷偷地思维一下人生。”韩啸说道在船上的日子,他已经开始计划今后的生活了,“未来,我想在沿海地区开家小的帆船店,期望让更多人感受到帆船带给的幸福,也是满足我妻子的梦想,那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前一直都在实现自己的梦想,之后重返家庭,这是必然的过程,接下来就应该去构建家人的梦想啦。”

韩啸说道很多网友看了他的视频也想像他一样,所乘着自己的帆船航行。对此,他想要说,“希望大家不要只看见大海温柔的一面,也要看见它危险的一面。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船长,一定要经过严苛的培训,提早制订详尽的计划,还要做好充裕的打算,不要贸然开始一场旅程。”

紫牛新闻记者|万惠娟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获取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许可不得刊登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原标题:《【紫牛头条】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反潜编队,独自环球航行的四川小伙激动问好》

读者原文

“中国海军,中国海军您好!”“这里是中国海军175舰,直说你叫我们否有事?我们在此区域展开护航,如有需要协助,请求在16频道调用我,千秋你航行无聊,完毕。”这几天,一段“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反潜编队”的短视频疯狂网络。视频发布者“韩船长”(西瓜视频签约创作人)驾驶帆船穿越索马里亚丁湾时,突然看到了两艘中国军舰,他试着用对讲机跟中国海军联系,没想到军舰上的一位海军小哥哥竟然恢复他了,让他激动不已。5月18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韩船长,他回应,在靠近祖国的茫茫大海上与我国海军反潜编队遇见纯属偶然,兴奋了好久,“那一刻,我不再寂寞,感受到我身后的强劲力量,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自豪,祖国就是我环球航海之旅坚强的后盾。”韩船长,名叫韩啸,今年35岁,四川成都人。2019年初,韩啸卖掉了成都的房子,近回国北欧买下了一艘单体帆船,他给帆船起名“深蓝号”。2019年3月,韩啸驾驶员“深蓝号”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向南抵达,计划用3年时间挑战帆船环球航行,之后回到中国。当地时间4月24日,“深蓝号”正横跨亚丁湾前往阿曼,韩啸从对讲机中听见有商船调用反潜编队微山湖舰,于是他拨通了微山湖舰的卫星电话备案了帆船方位,并送上了对反潜编队的问候。当天,微山湖舰正在继续执行第1303批反潜任务,打算与巴拿马籍商船在该海域会合,获知与“深蓝号”航向一致后,微山湖舰主动邀请其重新加入编队。韩啸遗憾地问:“帆船航速较快,无法跟上编队,但预计会在解护点回到时再次遇见。”与微山湖舰告别旋即,“深蓝号”又遇到了正在附近海域航行的编队指挥舰银川舰,对讲机中传来了银川舰的声音:“这里是中国海军175(银川)舰,我在此区域展开护航,如必须帮助,请在16频道呼叫我!”韩啸立即向银川舰表达感激:“谢谢银川舰!感谢您在此区域保卫我们中国人的精神以及财产安全,向您致意最崇高的崇敬!”前几天,韩啸把这段遇见的视频发布到网上,视频中短短几句话打动了无数网友,留言点赞数几百万,“听到中国海军回复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中国人的安全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韩啸告诉他紫牛新闻记者,与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相遇纯属偶然,并不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因为人民海军给了标准的反潜集结点,所以我知道有可能会遇到他们,但茫茫大海什么都说道不准。”韩啸的心中有些许期望,但不确认自己否真的能邂逅。“当我遇到他们的那一刻,激动是肯定的,尤其是看到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遇见的时间也就两三个小时,安全维护时间最多也就是四到六个小时,之后我就继续我的航程了,但那一刻真的很不受激励。”虽然事情已过去了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韩啸还是很激动,“我的外公和爷爷都是老革命,之前我不能理解战时他们的那一份艰苦与骄傲。但是在亚丁湾,红旗升起的那一瞬间我不懂了, 哪有什么盛世太平,只不过有人替你跑步前进!这就是最差的安全感啊,什么东西都给没法你的,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精神啊!”因为出生于在内陆,在成为“船长”之前,大海在韩啸的脑中只是一个概念,“我并不是一个从小就对大海很向往的人,但我确实是一个不停在‘出逃’的人。”他把自己想外出闯荡的点子形容为“逃亡”。韩啸工作后有了一定积蓄,就忽然很想起毛里求斯进客栈。“我在毛里求斯开的客栈在非洲东部海边。每天我在客栈里都会遇上从欧洲进着帆船到赤道附近港湾度假的客人。我带着客人四处去潜水、跳水,闲来无事时,也听得客人谈从欧洲扬帆启航一路上的经历。那时的我便萌生了一个点子,我想象他们一样去见识一下海岸线远处的世界。”起初,这只是一股冲动,但这股冲动日复一日地长成了他脑中拔不掉的执念。于是2018年下半年,韩啸在美国学习了全球航海执照ASA106级别的课程。“2019年年初,购船经纪人告诉我,造船公司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有一艘合适的现船。但高纬度海域气候和洋流条件复杂,对作为新手船长的我来说,从北欧把船驶回中国是一项对意志和技术极端的考验。”韩啸犹豫了几天,但他知道如果自由选择等待,大概两三年后才能排到新船。“我实在是时候抵达了,于是我买了成都的房子,买了帆船,决定去航海。”韩啸笑了笑问记者:“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可怕?”停顿了片刻,他又说道,“我不是什么富二代,我在毛里求斯开过客栈,在欧洲做过地相接,在成都开过酒吧,一直都在好好工作赚钱,但我心里一直想‘亡命’过来,想要去看看世界,这是我的梦想。”韩啸说父母获知他的决定后没有阻拦,只是嘱咐他:活着回去。妻子一直都是最反对他的人,“在我们结婚之前,我就提过这件事,她很支持也很讨厌。之前在西班牙和埃及,我竟然她过来,我们一起待了一段时间,我会选择没有太大风险的航段让她参予进去。”在韩啸记录的视频中,记者也看见了一些他和妻子在帆船上做饭的场景。去年4月中旬,经过3次转机,历经27个小时、13000公里后,韩啸抵达了航行的起始点—瑞典斯德哥尔摩,看到了他卖的帆船。1个月后,韩啸备齐手续独自一人对帆船进行了改装成,整理了从国内带来的接近80公斤的设备后,他开启了人生第一次航行。韩啸计划先穿越波罗的海航线,进入德国基尔运河,随后穿越英吉利海峡进入大西洋,沿西班牙海岸线进入地中海,最终在2019年11月到达土耳其。去年4月份,波罗的海海面温度极低。起航后不久,帆船的螺旋桨被鱼线缠住,韩啸穿著潜水衣跳跃入海中清扫鱼线,“刺骨的海水让我想起电影《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相近纬度的冰海里诀别的场景,我忽然实在那是多么痛苦的死法啊。龙骨将近10分钟,返回船上半小时后,我还在不停地发抖。”没有一会儿他又碰上了雷暴,船驶进了风暴里,“船从一个两米多高的浪头上落下来,又被另一个新的涌起的浪掉下来,托起。我靠腰间一条安全绳把自己固定在驾驶台上,每过一个浪,我都要很小心。如果发动机受损没有及时修复,船失去固定动能,我就不会像杰克一样葬身在刺骨的海水里。”韩啸没想到船驶进波罗的海航线的第一天就遭遇了生死劫。整整10个小时他才几乎驶离风暴,“航海对人身体和意志的虐待是长时间、重复的,那感觉就是‘给你一点希望,又捅了你一刀’。”韩啸说道每一个水手都不告诉明天会怎样,尤其像他这样单独航行的水手,“航海有非常大的风险性,我肯定理解风险,也提前制订了一些预警方案,但是面对大自然,一切都很苍白,预警方案也不一定管用。”韩啸告诉他紫牛新闻记者,他每到一个国家都会驶入,休整几天,同时感受一下当地的特色与风俗文化。“我在海边挖生蚝凿到铁桶装不下,巨大新鲜还贼低廉的帝王蟹不吃到饱,在各种海里面潜水,看见了很多难得一见的海底奇观……”他滔滔不绝地讲着这一路的见闻。这次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4月1日韩啸从埃及的一个港口出发后到现在还没办法进港,一直漂在海上。“我跑过很多国家,去过很多地方,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紧绷的氛围。这些国家都是封锁状态,甚至在苏丹和厄尔特尼亚我还遇上海上警卫队直接驱逐。”亚丁湾是国际航海危险区域中评级最高的海域,也是韩啸航行的必经之路。“过亚丁湾前其实很忧虑,我听闻恐怖分子会有一些炸船的不道德,但是又无法一直逗留。由于离家很久,太想家了,所以我决定冒险过亚丁湾。”韩啸靠着已经积累的航海知识,研究风向、制定了尽可能周密的航行计划,“我使用的是摸黑以及利用坏天气出航的方法,因为坏天气海盗会出来。”经过10天9夜,2020年5月3日凌晨,韩啸终于如愿平安穿过亚丁湾。“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关于生活、梦想、家人。无数次想放弃,很多个深夜内心挣扎挣扎,但我想到了最初的梦想,如果我放弃,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还是要完成我的航行。”常常有网友留言问韩啸,环球航海到底要花多少钱?韩啸给记者忘了一笔账,去美国自学全球航海许可ASA106级别的课程花了3000美金,在美国生活大概1万人民币一个月;韩啸订的是一艘新的帆船,费用是227万人民币,后期改装成设备也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在码头停船每个国家费用不同,每天大概在30欧到80欧之间;帆船在海上航行每天的耗油大概在400元到600元之间。粗略忘了一下,韩啸说道从瑞典出发到现在大概花上了300多万人民币。到目前为止,韩啸经过了二十多个不同国家,总计一万多海里,跨越了波罗的海,基尔运河、大西洋沿岸、直布罗陀海峡……他将在阿曼停留到八月份,然后开始跨越印度洋,抵达印度的一个国际港口,之后再到马尔代夫、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泰国,预计年底可以回国。一个人在海上流落的时候,不会想要些什么?“当你只身在无尽的海域里,其实是很孤独寂寞的,这个时候我会听听音乐,偷偷地思维一下人生。”韩啸说道在船上的日子,他已经开始计划今后的生活了,“未来,我想要在沿海地区进家小的帆船店,希望让更多人感受到帆船带来的快乐,也是满足我妻子的梦想,那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前一直都在实现自己的梦想,之后回归家庭,这是必然的过程,接下来就应当去实现家人的梦想啦。”韩啸说很多网友看了他的视频也想像他一样,驾着自己的帆船航行。对此,他想说,“期望大家不要只看见大海开朗的一面,也要看到它危险的一面。要想沦为一名合格的船长,一定要经过严格的培训,提前制定详尽的计划,还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要贸然开始一场旅程。”紫牛新闻记者|万惠娟编辑|张冰晶剪辑|万惠娟主编|陈迪晨图片来源 受访者获取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刊登拒绝任何形式删减否则保留追究责任法律责任的权利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原标题:《【紫牛头条】亚丁湾巧遇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独自环球航行的四川小伙激动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