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薪资只为留在中超,但天津天海将士的上书只是徒劳

记者 | 陈丁睿

虽然万通集团、天津天海俱乐部和天津市体育局的交流还在之后,但过去一天时间,关于赞助合作的受到影响消息并没任何端倪。与此同时,由于谈判没实质性进展,以及中国足协随时可能完结等待,天津天海俱乐部的存活前景已经愈发渺茫。

赞助商沉没、准入告终、道别中超、破产清算,近两年命途多舛的天津天海俱乐部,大概已经难逃这样的潦草线性。

一旦天津天海失去2020赛季中超联赛的参赛资格,能在递补名单名列第一顺位的不存在,就是天海上赛季的保级竞争对手——深圳佳兆业。

诚然,在俱乐部和中国足协尚未盖棺定论时,眼见万通集团的赞助商无法到位,天津天海的部分球员和教练,时隔一个月又进行了市府行动。

5月9日,以副总经理李玮锋为代表的多位教练、一队球员和预备队球员,以签名按手印的联名方式,发布了一份《致中国足球协会及天津市体育局的信》。文中称:“我们希望接掌天海俱乐部……如有机会构建上述心愿,我们郑重允诺——如2020年新俱乐部遇到财政困难,我们自愿部分放弃或全部退出酬金。今年联赛所需资金我们筹措,我们确保顺利完成今年联赛全部比赛任务。”

放弃薪酬,只为回到中超,天津天海部分将士,已经拿走了最后的底牌。短短一个多月,这已经是天海球员和教练员第二次公开发表倾听了——4月初,他们就联名公布了《誓死依法捍卫右脚中超的权利》的公开信,义正词严地表到了立场和态度。

只是,不同于彼时签名球员还包括所有的一队核心球员,这份最新揭晓的“请愿书”,只经常出现了三名教练和两位一队球员的手印。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足以解释天津天海目前的内外交困。

对此,李玮锋如是回应:“市府,这是我们第二次提出自救,所以不是冲动,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一上午,大部分球员亲笔签名了。到现在,我们仍然期望球队能用最正常的方式成功留在中超,但是,觉得不行的话,我们,作好了打算,自己来!”

但众所周知,这样孤注一掷的集体行动,只是形式大于内容的施压。他们的热血求生,可以深得公众的同情和声援,但在必须按章办事的职业联赛,这样的上奏建议并不具有任何操作性。

毕竟,中国足协和中超联赛审查的主体,是各个职业俱乐部,而不是与其签下合约的球员。

球员和教练期望接手俱乐部,这样的情愿放眼世界足坛都着实不多。若要驳回在同一家俱乐部兼任球员兼任投资人的极端例子,非洲传奇迪迪尔·德罗巴算是开创先河。

2017年4月,在拒绝接受了巴西豪门科林蒂安的召唤后,德罗巴与美国足球联盟的菲尼克斯兴起队签约。但不同于以往的是,科特迪瓦人除了拿到球员合约之外,甚至给俱乐部已完成注资、卖给部分股权,成为了投资人之一。

就这样,世界足坛历史上第一位球员兼任投资人的案例,由德罗巴据为己有。

效力于菲尼克斯兴起的两个赛季,德罗巴出赛26场,收获了17个进球,唯一失望的是,他没有以一个总冠军,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划下句号。而在除役之后,德罗巴正致力于帮助俱乐部更上一层楼,期望可以尽早取得加入美职联的资格。

李玮锋终究不是德罗巴,万通与天海的剪不断理还乱,恐怕无以有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