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赛事的停摆给世界各地的职业乒乓人都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全球赛事的停摆给世界各地的职业乒乓人都带给了极大的冲击。《乒乓世界》特别策划——疫情下的乒乓球,来带上你理解疫情之下乒乓人的坚守和创意。熬过了慌乱和恐惧,熬过了困惑和焦虑,每一个人仍然坚信,拨云见日的时刻并会太远。

低军:扛过这段“一切未知”的日子

美国加州洛杉矶县和北京有15个小时的时差,在16日(周一)前的那个周末,来高军俱乐部踢球的会员就比往日少了很多。以往周末早上,俱乐部里11张球台全满,那个周末只有三四张球台边有球友在打球。俱乐部的上一个“通告”是在2月初贴上的:“如有从国内来的球友,请求到美国后自觉居家隔绝14天,再来俱乐部踢球。”因为家人都在中国,低军一直对疫情非常注目和警觉。作为自己俱乐部老板和美国女队的主教练,高军在号召居家“隔离令”期间,主要工作是辅导孩子做到功课。

奥运选拔完,世乒赛机票改为了两次

为参与原计划在2月底举办的釜山世乒赛,低军早早就决定好了行程,订好从美国到北京的国航机票,就让可以回大连看看家人,再从大连去釜山和美国队队员们汇入。国内疫情愈演愈烈后,国航可以免费购票,高军便退了独行的机票,要求和美国队一起赴韩参赛。

2月初,低军收到韩国朋友的电话,回答她不会会带队来釜山参加团体世乒赛。这位在韩国当教练的朋友给高军当时介绍的情况是,韩国只有30多个病例,应该不会影响世乒赛。不吃到这颗“定心丸”,美国乒协便很快定好了教练员和队员从美国货运首尔再前往釜山的机票。在这之前高军回答过女队队员们,会不会但心参与釜山世乒赛不安全,队员们一致回应不担心,非常想去参赛。“一是因为美国队员打比赛的机会不太多,大家都非常珍惜,二是当时队员们还没几乎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高军说明道。

韩国教练来电话的第二天,韩国病例一下就上百了。高军预感世乒赛得延期,机票还要继续改为。2月21日晚上,原定于第二天举办的世乒赛第一阶段淘汰赛仪式宣告取消,25日国际乒联正式宣告釜山世乒赛延期。当时亚洲疫情形势紧张,但美国当地疫情并没有爆发,因此2月底的美国奥运参赛队员选拔赛如期进行。

“以前北美区奥运资格赛是先打单打,美国和加拿大哪个国家的队员投出两名单打名额,这个国家就自动取得团体赛资格。但东京奥运资格赛有了变化,在2019年10月6日进行了团体甄选,获得胜利的团体将取得北美区唯一的参加奥运会乒乓球团体赛的资格,取得团体赛资格的队伍再进行队内甄选,投票决定参加单打的人选。”低军详尽地介绍道,“美国男女队都战胜加拿大队,获得了奥运团体资格,由于卡纳克和张安世界排名是美国队最高的,直接获得代表美国队参与单打的资格。其他队员在选拔赛获得第一名的,参加单打和团体,第二名只参加团体赛。”

2月底,美国队奥运参赛队员选拔赛,在圣塔莫尼卡如期举行。

最终代表美国参与东京奥运男子单打的是卡纳克和库玛尔,周鑫参与团体赛;女队由张安和刘娟参加单打,王慧静参加团体赛。

世界排名排在美国队内第一的卡纳克和张安必要获得奥运单打资格,刘娟(左二)和库玛尔(右二)通过选拔赛获得奥运单打资格,王慧静和周鑫取得团体赛参赛资格。

美国队的选拔赛在海边度假城市圣塔莫尼卡举行,高军也去了现场,后来圣塔莫尼卡苹果店员工被发病患上新冠肺炎,美国的苹果店也相继关门歇业了。“这么一想,疫情其实距离我们挺近的。”低军回忆说。3月初打完单打选拔赛,一周后的3月8日就要在加拿大进行北美区奥运混双资格赛,美国队参与混双甄选的是周鑫/刘娟组合,“这个比赛本来由我带队,但当时疫情已经全球化了,我就和美国乒协申请不去了,因为我家里有小孩,我不想冒这个风险。我也说服队员安全第一,但周鑫和刘娟都很想要参赛,惜最后他们打了一轮就赢下来了,没有能取得参与奥运女双的资格”。在这个女双选拔赛结束一周后,洛杉矶县就要求市民居家隔绝。参与北美比赛和欧洲联赛的美国队员们绝大部分也都返回美国进行居家隔绝,想在欧洲多训练的卡纳克,也因为欧洲疫情的爆发而停止了训练。

学校及文体健美场所重开,球友买球台解瘾

3月初,高军未雨绸缪,为俱乐部买了不少卷纸和桶装水以备不时之需,没过几天卷纸等物资就限量出售了。3月16日高军在球馆贴了告示,俱乐部暂时重开,但一些相对安全的一对一教学还没完全停课。3月19日加州宣告实施居家隔绝令,拒绝娱乐场所和运动健身场所都暂时重开,低军俱乐部马上就暂停对外开放了。

低军俱乐部的会员多是华人,而且很多都是老人,他们在中国国内疫情出现的时候,就对疫情有很高的警觉性。但警觉性虽高,球瘾也大,在美国实行居家隔绝令后,经常有会员打电话询问高军球馆进没开门,还有不少会员联系高军想要出售球台。“昨天(3月27日)我还给两个会员送来了球台去家里”,低军笑着说,“手痒痒就在家自己打打球”。

高军自己在家隔绝的大部分时间是给孩子辅导功课。“机会也挺难得,可以和孩子一起学学英语。”高军说,3月13日相接孩子放学时,就听闻了要停课,当时的通知是停到4月3日,“后来学校又给了消息,停到5月4日。我老公的公司也从19日开始拒绝员工回家办公”。4月2日,高军放了条朋友圈:加州今天宣布2019-2020学年完结,孩子们可以必要转入暑假假期了。高军的儿子将在8月中旬开学,从幼儿园降入一年级。

在家里,低军每天注目当地疫情和奥运会及乒乓球各项比赛延期的情况。因为已经确定的比赛全部推迟,美国队的队员们也都暂停了训练,美国乒协的工作也停滞了。“美国乒协本来员工也不多,平时做到一些比赛筹划和甄选等工作,现在比赛全部延期,协会也没有下一步的计划。”低军无奈地说道,“什么都不能确认,谁都不告诉下一步会怎样”。

如果按正常计划,在欧洲打联赛的队员们应当参与各站公开赛。7月6日至10日将举行美国全国锦标赛,每年的9月1日,美国都会举行洛杉矶公开赛。“这不是国际乒联的国际公开赛,是美国自己的大型比赛,奖金特别高,庄智渊、朱世赫和侯英超都被邀请来参加过,现在这些比赛都不确认会会举办了”。

“一切正处于静止状态”是高军对现阶段生活的评价。“我家附近住的都是退休的美国人,比较安静和安静,居家隔绝了快两周,邻居们开始车站在马路边隔着马路聊天了,我每天就想着给儿子找点乐子。疫情当前,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扛过这段日子”。

3月31日,低军更换了贴在俱乐部门上的告示,新的开业日期暂定推迟到4月30日,但她预计这个时间还要继续推迟。